中国环保“动真格” 日媒:在华日企需跟上中国

  参考消息网5月29日报道 日媒称,中国正在急速加强环境监管,即便以环保见长的日本大企业也未能及时应对变化,相继出现被罚款或停业整改的事例。有专家称,“不能委托当地法人应对环保问题,而应该由日本总部收集信息和提供必要投资支持等方式进行干预”。

  据《日本经济新闻》5月28日报道,日本凸版印刷公司在中国上海的塑料包装材料工厂2017年3月因违反大气污染规定,被有关部门处以共计235万元人民币罚款和部分业务停业整顿的处罚。该公司到2018年4月才重新全面开工,引入新的排污处理设备等需要花费数亿日元。

  该公司负责人说,“现在中国的排放标准是全世界最严格的,原本打算采取环保对策,但没想到强化监管的速度比预期的快”。

  报道称,中国从2015年1月开始强化环境监管。鉴于PM2.5导致的大气污染加剧,中国政府时隔25年全面修订了环境保。修改后的环保法不仅加强了行政监管责任,规定了制定污染物排放标准的义务,而且事实上取消了罚款上限,强化了对企业的罚则。另外还健全了“环境民事公益诉讼”机制,允许环境团体等要求企业进行环境污染赔偿并提起诉讼。

  此外,中国还相继修改了大气污染、水污染、土壤污染、固体废弃物污染等单个领域的法规,引入了各地区污染物排放总量限制。2018年1月,中国政府还开征环保税,根据污染物排放量征税。

  同时,对违法企业的查处力度也在加大。据中国政府统计,因违反环保规定被限产停产的案件在2017年1至11月达到了7842件。这类案件最近几年内数量激增,海外企业也成为处罚对象,日本企业除了凸版印刷公司外,丰田汽车、旭化成、大金工业、三井化学等的关联公司和工厂也被罚款或勒令停业整顿。

  熟悉中国环境监管的律师本间隆浩说:“以前,即使有法规也不会取缔,但现在情况发生了很大变化。”

  据日本贸易振兴机构上海代表处2017年12月的调查,在中国开展业务的190家日本企业中,有约37%的企业一年内接受过与环境监管有关的指导。关于中国的监管,有80%的企业回答“严格”,有4%的企业表示“过于严格,业务难以为继”。

  一位在中国为日本企业提供咨询的律师透露说,“有些中小企业实际上已经开始从中国撤退”。日本企业按理说在环境对策方面走在前列,但为何因中国政府加强环境监管而陷入被动呢?

  上海清环环保科技公司代表清水泰雅说:“多数企业的情况是,日本的总部只要求‘严格应对’,但具体政策委托给了中国当地的法人来做。应对中国迅速加强的环境监管,需要花费时间和成本。如果总部不积极干预,很难做到。”

  清水泰雅说:“过去日本企业大多认为中国的执法很粗糙,认为日本在环保方面世界第一,这种成见导致日本企业在对策上落后一步。”

  凸版印刷公司的负责人说,“公司彻底改变了对中国过去的印象,开始将中国作为世界上环保对策最积极国家来对待”,日本企业需要加快适应急于摆脱环境污染大国污名的中国的变化。

  对主业处于充分竞争行业和领域的商业类国有企业,工资总额预算原则上实行备案制。履行出资人职责机构应加强对所监管企业执行工资总额预算情况的动态监控和指导,并对预算执行结果进行清算。[详细]

  5月25日下午,国家发改委公布关于理顺居民用气门站价格的通知,决定从6月10日起,居民、非居民用气价格机制和基准价格水平将统一。目前居民用气门站价格,所涉及的气量只占国内消费总量的15%左右,按最大提价幅度每立方米0.35元测算,将影响2018年CPI上升0.02个百分...[详细]

  诺贝拉表示,她的父亲听说女儿学到了中国评弹后,非常开心,“爸爸说我回去要给他当老师教评弹。诺贝拉:我2015年来到中国,从那时候开始学中文,今年春节的时候,我参加了一个文艺晚会的演出,当时就见到了周老师。[详细]

  高速路本来是供车辆通行的,但村民为了将水果卖出去,居然在路边支起了摊点。为了消除高速公路上摆摊设点带来的交通危害,王仕江和队友们一方面加大路面巡查管控,另一方面还走村串寨挨家挨户进行宣传。[详细]

  英媒:美国父母诉诸法院赶走啃老子女。英媒称,“啃老”现象不仅在美国,在英国、中国等国家其实都有。[详细]

  制定政策将更精细参考消息网5月29日报道。英媒称,中国计划结束在防治污染方面“一刀切”的做法,生态环境部5月28日说,眼下该部正在制定更为精细的政策以适应地方的需求并使经济破坏最小化。[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