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解这 21 条名人名言你有更大概率过好一生

  原标题:理解这 21 条名人名言,你有更大概率过好一生 编者按:箴言、金句往往只有短短几个字,却意蕴

  编者按:箴言、金句往往只有短短几个字,却意蕴丰富。诗人柯勒律治曾给箴言下过这样一个诗意的定义,“箴言是什么?矮人一般,身材短小,灵魂深邃。” 不管是哪个时代、在世界的哪个角落里记录的箴言,由中国的史官记录也好,由欧洲某个地下室里平民写下也罢,甚至可以是爷爷给孙子的生活建议,都对启发人们思考,在面对生活中的逆境、处理财务、思考有限的生命、唤醒勇气时能起到指导作用。本文编译自medium的原题为“21 Quotes That (If Applied) Change You Into a BetterPerson”的文章。

  古今中外,指导人们生活的真知灼见不少,内涵丰富而短小精悍的,就连孩童都烂熟于心。以前,这些字句的收集比较费工夫,刻在古希腊阿波罗神庙的巨石上、蚀刻在庞培城墙上、写在莎士比亚戏剧中、H·P·洛夫克拉夫特 的摘抄本里、·伊拉斯谟箴言集里、蒙田书房的天花板上...现在就被人们记录在iPhone笔记或者Evernote里。

  这些智慧的话语,可以是丘吉尔口中的,“想要改善现状就得改变现状,想要达到完美就得不断改变”;也可以是巴尔扎克所说的,“一切幸福都取决于勇气和劳作。”有时候,箴言也可能很有趣,不然也很难让大众铭记在心。比如拿破仑说的,“敌人在犯错的时候,不要急着阻止他们”;或者法国作家拉罗什富科说的,“除了同意自己想法的人之外,我们几乎找不到任何头脑清楚理智的人”;还有伏尔泰的“持久的争论意味着双方都是错的。”

  以下有21条引人深思、言简意赅的箴言,时间跨度长达21世纪,横跨三个大洲。每一条都值得记住,每一条都可能在人生面临选择的时候给你方向,每一条都可以让你在与他人谈笑风生的时候显得更机智。随着你人生阅历的增加,再想起它们时,或许你会对它们有新的理解和思考(正如赫拉克利托斯所说,没有人两次能踏入同一条)。不过,不管你的人生有什么变化,或许有一天,它们已经不再适用于你个人的情况,但这些话语的生命力智慧越来越强,继续流传下去。

  在西奥多·罗斯福还小的时候,没人能想到他后来能挑大梁,因为他年幼就体弱多病,成长过程中父母常常忧心忡忡。但是有一天,在他和父亲的一场谈话中,父亲说,这样虚弱的身体,西奥多是注定无法成就一番事业的。于是他下定决心,从此疯狂地想办法强健体魄,他说,“我会变得身强力壮。” 于是他开始各种体育锻炼,拳击、徒步、骑马、打猎、钓鱼、游泳、上战场当前锋,在敌军的火炮之下向前冲,后来成为了美国总统,责任重大,他却还是成为了美国人心目中最崇拜、最景仰的总统之一。不过,罗斯福总统的这句箴言,却也在他自己身上应验。罗斯福在年仅54岁的时候,健康逐渐耗损。此前有人意欲刺杀他,没有成功,但是打进了身体,加剧了他的风湿性关节炎。在罗斯福著名的巴西“怀疑之河”远征中,他因为黄热病和腿上的感染,毒素入侵,病重几近身亡。回到美国后,他又患上了严重的喉疾,后来还诊断患有关节炎,他一度只能坐轮椅(这时他还开玩笑说,“坐轮椅也不妨碍工作嘛”)。罗斯福于60岁时去世。但是全世界没有人能说他的生命不充实,虽然他不算长寿,但是人生中的每一年都获得丰富精彩。

  有这么个故事,一个酒鬼有两个儿子,一个跟随着父亲的脚步,长大后也成了酒鬼,生活举步维艰;另一个却滴酒不沾,成为了成功的商人。他们问对方,“你如何走到今天这一步?”对同样的问题,两人给出了相同的答案,“因为自己的父亲就是个酒鬼。”同样的事情都发生在两人的童年时期,但是却成就了两种不同的人生。其实人生中所有的事情都可以用同样的道理来解释:在你身上发生的事情是客观现实,但是你如何应对却是你的主观选择。爱比克泰德是斯多葛派的哲学家,他会说,我们无法控制自己身上会发生什么,在人生际遇面前,我们能控制的只有自己的想法和反应。所以记住,你的人生不是取决于自己身上的遭遇,不是一句“运气好”或者“运气不好”就能草草概括的,一件事情的好或壞,完全取決於你看待它的角度。 。如果有人跟你说,人生如何全看天意,最好不要相信他。

  马可·奧里略(Marcus Aurelius)拥有凯撒称号,他是罗马帝国五贤帝时代最后一个皇帝, 同时也是著名的斯多葛派哲学家,其统治时期被认为是罗马黄金时代的标志, 有“哲学家皇帝”的美誉。他不但是一个很有智慧的君主,同时也是一个很有成就的思想家,有以希腊文写成的关于斯多葛哲学的著作《沉思录》传世。

  有一句关于复仇的谚语是这么说的:在报仇开始之前,先挖好两个坟墓。这是因为报仇是要付出极大代价的。如果你想要复仇,仇恨也会耗损你的心灵。而马可·奧里略的建议则更简单,也很真实:如果你能放下仇恨,你的心情会轻松得多,让那些犯了错的人自己承担这些错误的重担吧。马可·奧里略本人也实践了自己的箴言,当他手下最信任的将军卡西乌斯反叛甚至自立为王的时候,马可·奧里略没有想着复仇,而是抓住机会,教导罗马人民和罗马元老院,如何富有同情和谅解、和平地解决公民间的争端。确实,据说有刺客杀了卡西乌斯的时候,马可·奧里略闻讯还流泪了。这句箴言和“好好生活就是最大的复仇”有很大的不同。因为你好好生活不是为了跟别人瞪鼻子上脸,不是为了让他们看见你成功觉得难受。他们做错了事,不开心的应该是他们,内疚的应该是他们,不能好好享受人生的应该是他们。不要向他们一样,你应该放下仇恨,往相反的方向前进。

  萝拉·英格斯·怀德是一位美国作家,作品大部分是以萝拉童年时代的西部开拓故事为背景的系列小说,最有名的小说是《大草原之家》

  怀德的人生没少见识自然逆境:她面对的是地球上最恶劣、最具挑战的环境——贫瘠的土壤,原住民的领地,堪萨斯的草地和佛罗里达潮热的丛林。 但她没有害怕,沒有丧失希望,因为她把一切都当做一场历险。在她的眼里,不管在哪里,不管自己和丈夫身上发生了什么,对她而言都是机会,可以尝试新鲜事物,帮助自己保持住积极乐观的心态。这并不意味着她刻意戴着副“乐观的眼镜”来看待事物,活在到处开满鲜花的桃花源。重点是不管在什么样的情况下,都应该看到有希望的一面,在努力的同时,保持一种打不倒的乐观精神。有些人会做出恰恰相反的选择。但是,我们应该记住,如果没有人,就没有好坏的分别。一切都取决于我们的感受和认知。事情本身是客观的,没有好坏,是我们对外在事物的看法决定了其“好”或者“坏”。

  在雇佣的过程中,大部分雇主看的是面试者的履历,毕业于什么院校,过去做过些什么。背后的逻辑是,如果面试者过去比较成功,那将来也成功的可能性比较大。但事实总是如此吗?很多人成功都是因为一时运气好。有些人能进名校是靠了父母。那如果你还是年轻人,还没有足够的经验,没有完美的履历,难道就什么都不算吗?当然不是。所以说,在衡量一个人的时候,性格是个很好的标准。不仅仅是在招聘过程中,在友情、爱情、家庭中,性格都是比较可靠的衡量方法。如果你想在人生中取得进展,自己的性格会发挥很大的作用。短期内可能很难说,但是长期看来,一个人的性格对其成功与否确实很重要。生活当中,你是否应该跟某人来往,也要注重他们的性格。

  塔雷伯是知名思想家,经验主义、怀疑经验论者,金融业人士,风险工程学教授、哲学随笔作家以《黑天鹅效应》一书闻名于世

  假设张三在公司上班,知道公司管理层的做法很可疑,做的事情不道德。张三应该怎么办?毕竟,不道德的事不是他直接所为,操纵股价、伪造报告、欺骗同事的不是他本人。他还能心安理得地领工资吗?不行,不能这么做。正如舒伯格(Budd Schulberg)在自己的小说中举的例子,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我们应该向Theranos工作的年轻人小舒尔茨学习。年轻人发现自己工作的医护企业很有问题之后,他被上级解雇。他向官方上报公司的不当举措之后,遭到公司反复骚扰、勒索和攻击,就连年轻人的家庭都受到影响,他们甚至考虑把房子卖掉来支付高昂的诉讼费。年轻人自己的祖父老乔治舒尔茨就是Theanos的董事,所以两人的关系遭受了很大的压力,可能无法弥补。但是正如马可·奧里略不断提醒自己世人的那样,“最重要的是你做了自己内心觉得正确的事情,其他的都不重要。”这个提醒非常重要,因为想做正确的事情,有时候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有时甚至会让你失去一切。

  任何人都可能在某方面都胜过你。这是人生中的现实。也许他们在眼神交流方面比你做得好;也许他们更擅长量子力学;也许他们更了解地缘;也许他们在自己不喜欢的人面前更礼貌。他们可能比你更会挑选礼物、记住别人的名字、举铁举得更重、脾气控制的更好、更有自信心、更会交朋友。没有人什么都懂,能面面俱到,每个人也都在某方面有可以提高的地方。所以,如果你能谦虚地接受这样的现实,你就会发现,这个世界处处有可以学习的地方,身边的每个人都可以是你的老师。每天你都可以怀着开放的心态,欢喜地接受这样的事实。每次遇到新朋友、和他人交流都是一次提高自己的机会。这样,你会成长地很快,比以前的自己有很大的进步。

  有时候别人出现了问题,需要帮助,虽然不是你直接导致的,你不对他们负责,但是有时候你必须出售解决。假如别人的车没油了,挡住了整条路,虽然你没有责任给他加油,但是事情还是牵涉到了你。你没有替自己的国家出面去与他国签订和平协议,但是如果真的爆发了战争,征兵可能把你征去打仗。虽然你觉得这些都不是你的责任,但是最后还是会落到你的头上,成为你的问题。生活也是如此,有些事情看似不与我们直接相关,但其潜在后果却会对自己的生活有很大影响,可能是同事工作一时疏忽,可能是伴侣一时判断失误,可能是天气不好。这些虽不是我们直接犯下的错误,但是我们还是要面对其后果,因为我们已经牵涉其中了。如果你的运气不好,要为别人的错误买单,你该怎么办?抱怨吗?难道你专门开个博客,写文章向上帝抱怨自己身上发生的不公吗?还是说你该尽全力把事情解决呢?你的人生如何,你这个人如何,都取决于你如何面对自己身上发生的事。谢丽尔·史翠德说的很对,某件事情发生,确实不一定是你造成的,但是可能会变成你的问题。那么你就该接受,然后解决问题,做到最好。

  不管是在罗马还是在美国,不管是在论坛还是在社交媒体上,人们都面对着用口头空话代替实际行动的。人们谈论哲学,却不会实践自己嘴上的哲学,像哲人一样活着。现在的社会对内容、让人义愤填膺和戏剧性的事件很着迷。大家也很容易在对与错,好与坏之间的争论中迷失。争论可以无止无休,“在这种假设的情境中,我们该采取什么样的行动?”“我们如何鼓励人们不断进步?”这类问题本身本身可以生出很多疑问,争下去会没完没了。但是这些争论本身就够让人迷惑了,反倒会干扰我们做出正确的举动。如果你真的想让世界更美好,那么你能做的有很多,不过其中只有一件能保证你能带来切实的改变——别再争论了,不用争论世界本可以如何,应该如何,能有多美好。这些都不如直接行动起来,让世界真的变得更美好。

  《薄伽梵譚》是印度教的重要经典,叙述了印度两诗之一《摩诃婆罗多》中的一段对线),也简称为神之歌(Gītā)。

  在生活中,我们必须面对这样的现实:我们不受别人欣赏,我们的努力会受人破坏,我们会遇到意料之外的挫折,我们的期望会落空,我们会输,我们会失败。那我们该怎么继续自己的人生?我们该如何以自己或自己的努力为骄傲?伍登(John Wooden)对选手有一个很好的提议:改变自己心中成功的定义。“成功是心境的平和,是你知道自己已经尽力做到最好,已经是最好的自己时,心里的一股满足感。”而马可·奧里略也提醒自己,“雄心壮志就是将自己做得好不好和他人所说所为在一起...而理智就是将它与自己的行动联系在一起。”把自己的工作做了,把它做好,剩下的就是“放手,让老天来决定。”我们能做到的只有那么多。至于自己做的事情有没有回报,能不能得到他人的认可,这些都是额外的了。

  伊壁鸠鲁,古希腊哲学家、伊壁鸠鲁学派的创始人。伊壁鸠鲁成功地发展了阿瑞斯提普斯(Aristippus)的享乐主义,并将之与德谟克利特的原子论结合起来。他的学说的主要宗旨就是要达到不受干扰的宁静状态。

  在美国,关于赚多少钱就能不再在意工作,可以不再理会他人通过钱财对你实现的“操纵”。如果你有足够的金钱和权力,突然之间,别人就再也不能对你指手画脚,你几乎想做什么都可以。这是多么巨大的幻觉啊。但每当我们接近这样的目标,它就神秘地变远一点,再远一点,至于无法实现。而大卫·汉森(David Heinemeier Hansson)对这种现象的评价是,“你拥有的财富到了一定的度之后,这种‘自给自足’就只是已汇总心理状态了。其实你不是非要达到某个数字,甚至在自己心目中的数字达到之前,也已经可以拥有自由——这个数字足以让你摆脱物质生活的束缚,让你有足够的自信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组建起自己想要的生活。这个数字甚至都不一定有你想得那么大。”事实就是,你可以活成自己的理想,如果你的没有那么多,需求没有那么多,甚至,如果你可以更坚韧点,更满足于自己拥有的一切,那你在任何情况下都能蓬勃向上,活得精彩。这才是真正的自由和财富。这也是爱默生在他的散文《自立》中所提的、与伊壁鸠鲁不谋而合的一点。

  何塞·奧特嘉·伊·加塞特,简称奧特嘉,是一位西班牙的哲學家、報業從業人員及評論家。其哲学思想主要是存在主義、歷史哲學和对西班牙民族性的批判。

  斯多葛派有哲学家说过,如果你和很差劲的人住在一起,很快你也会瘸着脚走路。而我的父亲也在我小时候告诉我,“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如果你沉浸与各种新闻中,总是看不透其嘈杂,那么你很快就会变得杞人忧天,满腹牢骚,甚至一直处于愤怒之中。如果你只看娱乐内容来逃避现实,那么现实世界应对起来会越来越困难。如果你时刻关注市场的波动,那么你很快就会开始用金钱和得失来看待这个世界。但如果你从深邃的哲学之泉中取水滋养自己,很快你就会把克制、清醒、勇气和荣誉作为自己的向导,然后你也会成为这些美好品质的代表。歌德说,如果你告诉我谁与你相伴,我就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而加塞特说,如果你告诉我你把精力放在那里,我也能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所以,下次你心痒痒想玩手机的时候,你也知道自己是什么样的人了。

  如果土地被抢走了,总还可以重新征服夺回。在战争中,一座山、一片海易手几次都是常事,但是失去的机会呢?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在一个时代、一个文明中的某些瞬间,一点失去了,就永远无法恢复了。如果你因为没做好准备而失去了机会,你也没法回到过去重新准备,如果你因为恐惧或自大失去了时机,也没法回头了。拿破仑就很擅长以空间换时间:当然,你可以有这些举动,但是如果你你能给我时间,让我重整旗鼓,重新部署,我就能东山再起。但是在人生中, 我们却常常没能意识到时间有多宝贵。我们有时候浪费一整个下午的时间,好像用钱就能买回来一样。只有到了来不及的时候,等到病床垂危之刻,回首过去,才发现自己的人生碌碌无为,才知道自己本可以成就更多。不要成为那样的人,不要等到那时再后悔。

  很多人喜欢拿自己和周围的人做比较。但是问题在于,光看表象,你很难找到别人具体是什么情况,同事总是开着好车,但是开过十万英里之后,这辆车可能就危险了;朋友总是能到遥远的地方去旅行,但你不知道的是他们欠了多少卡债,他们的老板很快就会解雇他们。你的邻居的婚姻看似美满,让你觉得自己的婚姻不如人意,但是人家的婚姻可能个完全是个谎言。很多人都擅长维持表象,让身边的其他人觉得他们过着平稳的生活,完美的背后不知潜藏了多少风险和压力,有时候,你很难想象他们有多不负责任,或者有多心碎。正如巴菲特所说,在现状恶化之前,你永远不知道其他人生活的。如果你按照自己的想法在生存,知道自己做的事情是对的,在做决定时,知道自己是有理有据,而不是一时冲动,那你就没必要因为他人的意见而动摇,不管他们是不理智地阻挠你,还是慌乱又悲观,你都应该继续走下去。看到有人高高在上的时候,不应光是把他们作为自己的鼓舞和启发,而是一定要谨慎看待:有的人飞得高,但是他们就像神话中的Icarus,是用蜡做的翅膀在飞翔,飞得越高,跌落的时候摔得越重。你只需做好自己的本分,尽全力做到最好,不要“裸着身子游泳”。因为潮水退却之时,裸着的人都会被暴露。做好准备。

  马可·奧里略也说过类似的话,“宽以待人,严于律己。”为什么?首先,你能控制的只有自己,如果你想在其他人身上强加严格的标准,很有可能是白费功夫。他们本来就没答应要严格要求自己,如果你真的强加了,要么他们担心自己实现不了,要么他们因为做不到而满心怨恨。再者,你根本不知道别人身上发生了什么,或者他们正在经历什么。你可能好心好意邀请别人参加自己的活动,但是被粗鲁地拒绝。你不知道的是,他们可能最近过得很不顺心,正想着花多点时间陪伴家里人,才拒绝陪你出去喝咖啡。重点是,你不知道。所以,对待他人多点宽容,找到他们身上好的地方,假设他们的本性是好的。然后,让他们的好激发出你自己身上更多的善良。

  简单的一句话,但是就连帝皇,在他面前也不得不低头。我们所有人在死亡面前都是平等的。不管是崇高还是平凡,重要还是卑微,死亡总有一天会降临。我在口袋里装了一枚硬币,以便时刻提醒自己Momento Mori(拉丁文,人总有死去的一天),莎士比亚在中也和尤维纳利斯的想法不谋而合

  不管你生前有名有利,还是有钱有权,不管你在这世上留下了多少功德或者罪孽,都总有一天要面对死亡,甚至就在你最猝不及防的时候,死亡悄然无声的降临。到时候,我们都会成为蛆虫的口中餐,生命都将走向同一个结局。

  这句话很可能不是丘吉尔原创的,而是从纽曼(Cardinal Newman)那里借鉴来的:“在一个更高等的世界里,则不是这样,但是在这个人间,要生存,就要改变,而追求完美,就得不断改变。”丘吉尔本人一生中也遵照这样的原则生活。他甚至解释过自己为什么在上常在不同群体间周旋,“我在和保守党合作的时候,说过不少傻话。我离开他们,正是因为我不想再说傻话。”罗马共和国哲学家西塞罗在因为自己改变意见而受到攻击的时候,会解释说,“如果我觉得某件事有可能的话,我就会发声;这就是我和其他人的不同之处,这就是我保持自由的方式。”不管是在学术还是其他任何方面,改变自己长久以来的观念、想法和习惯,其实是不容易的。你改变得越多,或许就比之前越有进步。

  在这句话中,耶稣不仅指出了人性中最坏的一个倾向,同时也问了另一个问题,“为什么看见你弟兄眼中有刺,却不想自己眼中有梁木呢?”这句话和哲学家塞內卡所说的很相似,“你觉得别人身上很多各疙瘩,怎么不看看自己身上多少脓包呢?”所以,没有必要花时间去评判他人,去关心别人的看法,你自己的生活中该操心的已经够多了。很有可能你的比别人问题严重得多,不过至少你的问题还在自己的控制范围之内,所以你就把自己的问题解决好。

  19世纪中期批判现实主义作家、思想家,哲学家,代表作有《战争与和平》、《安娜·卡列尼娜》、《复活》等。

  托尔斯泰借《战争与和平》中的陆军元帅,米哈伊尔·库图佐夫之口,说出了这句话。在现实中,库图佐夫也让拿破仑在1812年漫长的冬天里吃了很多苦头。托尔斯泰觉得,“只要知道如何等待,事情都会水到渠成。”如果你想成就大业,做成大事,等待的耐心和坚韧和胆子与勇气一样,是必须的品质。

  我们是该等待别人来拯救我们,还是听马可·奧里略的鼓舞人心的话,“哪怕你就一点点在乎自己,就积极营救自己,在还来得及的时候及时行动。”

  因为,在人生的某个时刻,我们还是得把这种书面上的鸡汤都抛开,采取切实的行动。没有人会帮我们擤鼻涕,没有哪篇文章会让你醍醐灌顶,给你指明人生的方向。只有做出对的选择,好的决定,才能无愧于心。我们都不知道自己的生命还有多长,也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所以,抓紧每一刻,认真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