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抑郁症康复日记(三) 郁金香阳光会

  今天是2017-11-17,继续想谈谈关于抑郁症的康复话题,希望能自我抒理成长的同时有对于别人的帮助!建立对于心理精神健康的认识与了解。

  昨天我和郁友聊天,她也是抑郁症患者,正在努力康复中,她聊到了关于原生家庭母亲对于她的亲密态度,其中具体是这样的,她在情绪低落时渴望与母亲睡同一张床想亲近母亲,但由于平时与母亲关系紧张,遭遇母亲冷漠无情地拒绝,让她很是受伤,看似很小的事情,却让她念念不忘。

  加上昨晚有另一位群友联系我,因为他朋友也是患者,曾经写过一段文字关于养父为他抑郁症奔波求医的过程,那时候刚好是今年的父亲节,于是他发了那段纪念与感恩的文字信息,刚好我看到了,就把它保留下来做为文章素材了,我认为挺有意义的,对于抑郁症患者来说,开始懂得感恩是恢复理性健康的良好过程了,为他开心,但我同时想到了自己的可怜身世。

  我像我的朋友一样,反而是得不到亲人理解与支持的,她一直在做心理咨询而我走了很多弯路,跌跌撞撞里才想到既然自己的长处是写作,那么就扬长避短,与自卑这种不健康心理对抗到底。

  谈到在原生家庭里其实从小到大,我妹妹是嫉羡我的,因为我是家中老大,又长得漂亮的女孩,默默无闻的帮助母亲做家务,不敢违背她的话,她说的大部分是对于我的爱护,比如晚上了不要出去,要早点回家休息,白天中午也要在家守着,帮忙家里做家务,女孩子别过早谈恋爱,很多女孩子被外地人骗了嫁去山里了,那里天气冷又贫穷适应不了的,诸如此类的,包括母亲在我长大以后努力为我的终生大事张罗我去努力相亲都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我算是她最宠爱的孩子,这点妹妹看在眼里,而且有些地方妹妹无法超越我,我看了心理学后也懂得了做为老二的妹妹的心理,她害怕被母亲忽略,那种不能得到关注的心理,还有想超越我的优点,那种都是很正常的人类生存竞争的正常心理需求。

  我不知道怎么面对妹妹的嫉羡,其实她的性格中有我的不足的一面优点,因为乖孩子的形象保持让我失去了活泼的天性,而妹妹却养成了朋友成群的开朗性格,缘于她的情商比较高。而我的朋友来主动找我时,往往我反而是在旁边的听众,经常接待我朋友陪她们聊天的几乎是母亲或者妹妹她们,我是有人格吸引力,但却处理不好真正的人际沟通。

  自卑感让我无所适从,抑郁让我失去与朋友积极交往的能力,她们渐渐地和我疏离,消极的人生态度以及母亲对于我冷漠的指责加深了我的抑郁症。

  记得那年我因为好强去参加电脑培训班,然后又参加了歌唱班,不懂得运用嗓子,用嗓过度得了急性咽炎,然后由于心理因素加上春天抑郁症复发等情绪因素,加重了生理原因,我足足咳嗽了一个月,直到急性咽炎变成了慢性的,加上抑郁症导致的懒散,我没有参加工作的能力,那时候我的人际关系特别是与朝夕相处的母亲的关系已经特别紧张。

  她往往不理解我,她可能认为我在作自己,我相亲后没有与异性好好相处是母亲心里的梗,母亲很不高兴,可能我让她失望了,但现在想来我那时候的认知是不理性的,我认为母亲不需要我了,我害怕结婚她还逼着我相亲结婚,没有问过我同不同意,我抗拒异性的接近,在母亲的态度言语里是我比较不听话,连与异性的关系都无法建立,她有看轻我的意思,她认为我故意不与异性联系,甚至对方的热情总得不到我的回应,我一点都不关心导致屡次相亲失败。

  因为恐婚又要相亲的事情,再加上生病的原因,慢性咽炎导致我更加沉默抑郁了,那年我病重得很,而面对母亲的冷漠与无法接纳,周围的亲戚都看不过去,她们看到我咳嗽得厉害让母亲陪我去看医生,但也许是像阿德勒的《自卑与超越》的书里写的,那个工作与婚姻无法平衡成长的男孩一样,其实是与父母期望的对抗,缘于父母亲从小对于自己负面情绪的宣泄的错误态度,就像书里比喻的,我们无法与风雨抗争,那只是惩罚自己,伤害自己,父母对于我们的坏情绪就像风雨,我们只有自带雨具,接纳这场风雨。然而长大后出现态度认知错误惩罚自己,对于父母期望我们成长的错误对抗态度,是在伤害我们自己,意识到这点才是面对改变与成长的基本。

  而我也看到其他抑郁症患者写的文章,放弃对于父母的怨恨才是对于我们成长的有利,确实,她说她与父亲关系不好,缘于父亲的不良爱好,她说生病后她三十岁了还一无所有,这样的悲剧不该在正常成年人身上发生,对于一个家庭与孕育后代也不利,而来自原生家庭造就的罪恶,我很想说怎么看待自己其实还是取决于自己,我们抑郁症患者究竟是原生家庭的受害者还是伤害者,怎么面对亲人的无知对于心理康复很重要,不是每位患者朋友都能那么幸运得到亲人的理解与帮助,更多的反而是无知的道德指责与无意的伤害的,特别是在那些偏远的医疗信息闭塞的农村,对于这点我真的深有体会,真的希望在未来的祖国的中小学教育机构里有专门的心理咨询机构,还有素质教育能更上一层楼,避免应试教育下很多的孩子遭遇压力与身心健康的危机。

  虽然说人生里的苦难是最好的老师,但是有些痛苦能避免还是不让它就那么发生,能扼杀在摇篮里最好了,我也想过重塑人格,拥有幸福健康的人生,但这条路上并不容易,因为难所以要与更多人合作,伟大的个体心理学家阿德勒的书,让我懂得了关于自身问题的根源,真的是帮助到了我的抑郁症康复了,于是但愿有拨开云雾见晴天的日子,康复与回归健康是我的目标,超越它,我想我能收获更完善的自我。